2016-03-10-贪嗔痴的真正含义

2016-03-10-贪嗔痴的真正含义

这是我看了佛陀的实际教诲这篇的读后感:

以前总是听到人生有三毒,贪嗔痴。贪是指贪爱; 嗔是指嗔恨; 这两个都很好理解。贪爱会造成痛苦: 不管是贪爱人或者事物,内心的执念会让人倍受煎熬。那些追求男神或者女神失败的人肯定深有体会。即使追到了,结果也不一定幸福,你会发现得到了也就那么回事儿。肖伯纳说人生有两只悲剧,一种是得不到,另一种是得到了。所以一旦有了执念,不管结果,你都注定痛苦。嗔恨会造成痛苦是显而易见的: 不管是嗔恨人还是事物,你内心都会充满痛苦,怨恨。那么痴呢?我以前都没有真正了解什么是痴,只是知道它字面上的解释,代表无明,愚昧。那什么是无明呢?我以前的理解是不能理解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磐寂静的真相。其实这个是有点勉强的,因为不了解真相似乎并不像贪爱嗔恨那样直接的带来痛苦。看到这篇文章之后,我觉得这是无明最通俗易懂,也可能最接近佛陀本意的解释:
“对佛陀而言,无明不是缺乏了信仰或哲学的知识。无明是缺乏了对自己内在状况的了解。
我们不了解我们会痛苦,是因为这层无明的遮蔽。没有人希望痛苦,但是我们还是一直痛苦,因为我们还是一直在产生贪爱与憎恶;我们一直对感受起反应。”

下面是原文。
—-
佛陀的实际教诲

2016-03-08 Vipassana內觀禪修

所有的宗教都教导人要过着合乎道德的生活。这是所有灵修教导的本质与核心。

然而, 佛陀并不只想教导人们过着道德生活。

他教导我们踏出重要的下一步:定,也就是控制自己的心。

我们需要一个专注的对象。有很多专注的对象可以用来训练我们的心。佛陀自己就提出了许多对象,其中最受欢迎的就是自己的呼吸。他称此为观息─发展对于吸气与呼气的觉知。

呼吸是所有人都有的,不分族群教派。没有人能反对练习觉知呼吸。谁能把呼吸划分为回教或印度教,基督教或犹太教,佛教或耆那教,锡克教或祅教,白种人或非洲人或亚洲人,男人或女人?

观息法就是要我们保持对于呼吸的觉知,在鼻孔以下,上嘴唇以上的范围。这是对于上嘴唇的单点专注─ uttarotthassa vemppadese。

当我们的心专注在这个小范围时,就会变得越来越敏锐。经过三天的练习,我们开始感觉到在这范围内的身体感受。然后,我们开始进行下一阶段的练习,也就是慧。

我们观察全身的感受,从头顶到脚尖。在过程中,我们会注意到,感受与心的状态息息相关。

我们会明白,当我们做出不完善的行为时,就会在心中产生一些不净的东西。在我们杀生之前,我们必须先在心中产生极大的仇恨。在我们偷窃之前,必须先有贪念。在放纵于淫乱之前,必须先有极大的贪爱。

我们伤害他人,就一定也会伤害自己─Pubbe hanati attanam, paccha hanati so pare。

负面情绪如愤怒、仇恨、贪婪、恶念、嫉妒、自大与恐惧,都会使人变得不快乐、悲伤与暴力。我们就会开始激动。当我们激动时,这种激动不会留在我们自己之内,而会开始传送到他人身上,我们就会开始伤害社会中的其它人。我们能够从自己的身心结构之内,明白这个自然的律法。

有些人也许在做不善的行为时,看起来很快乐,但是其实他们就像是燃烧的煤炭上覆盖着一层很厚的灰烬─bhasmacchannova pavako。由于心理上的负面情绪,他们在里面燃烧,但是他们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内在发生了什么事。这就是无明─avi, moha。

对佛陀而言,无明不是缺乏了信仰或哲学的知识。无明是缺乏了对自己内在状况的了解。

我们不了解我们会痛苦,是因为这层无明的遮蔽。没有人希望痛苦,但是我们还是一直痛苦,因为我们还是一直在产生贪爱与憎恶;我们一直对感受起反应。当这层无明被移去后,我们开始看见自己的内在,于是就会明白:

「原来我是自己在制造痛苦,因为我对这些感受起了渴望。当感受是愉悦的时候,我就会产生贪爱,当感受是不愉悦的时候,我就会产生憎恶。这两种反应都会让我痛苦。现在我有了对策。当我了解了感受的无常本质,能够保持平等心,就不会再有渴望,不再有贪爱或憎恶。心的旧习性反应模式就会改变,我就会从痛苦解脱出来。」

这就是佛陀认为的慧。与任何哲学知识或宗教信仰都无关。这是关于一个人痛苦或快乐的真理,只要踏上了这条正道,任何人都能体验到。四圣道不是哲学上的教条,而是关于自身的实相,我们可以从自己身上印证。只有自己体验了之后,才能够成为真理,让我们成为一个正直的人。

当我们开始观察感受时,我们就是进入了心的深处。

在心中产生的一切,都会伴随着感受─Vedana-samosarana sabbe dhamma。就算是心中产生最短暂的意念,也都会伴随着一个感受─Vedana-samosarana sankappavitakka。

这就是佛陀的伟大发现。

佛陀的另一个伟大发现,是我们会对感受产生渴望。

这是在佛陀之前,佛陀当时,或佛陀之后的其它老师都不知道的一个事实。

佛陀之前与佛陀当时的老师都会教导人们不要对色相起反应,也就是感官的对象──眼睛看到的事物,鼻子闻到的气味,耳朵听到的声音等等。 他们说,「当你的感官接触到了色相,不要起反应判断它们是好或坏;不要起反应对它们产生贪爱或憎恶。」这种教导已经存在。

但是佛陀说,我们其实不是对这些对象起反应。他举出了黑牛与白牛用一条绳子系在一起的例子(一个代表感官,另一个代表感官的对象)。黑牛或白牛本身都不是束缚;绳子才是束缚。

佛陀说渴望的绳子才是束缚,我们会对感受产生 渴望(贪爱或憎恶)─vedana paccaya tanha。这就是佛陀的伟大发现。他由于这项发现而得到解脱。

有许多其它老师都说,我们不应该对感受的对象起反应。但是他们并没有得到解脱。有许多老师教导人们不要产生贪爱与憎恶。

佛陀解释说,只要有无明,贪爱与憎恶就会一直存在。因此他教导我们要消除无明。

无明是什么?无明就是 avi。我们不知道自己内在的情况。我们不知道贪爱与憎恶的真正原因。我们就是无明。

我们要如何消除无明?我们要解决问题的根本,以处理感受来消除痛苦。 只要我们没有觉知到感受,我们就会继续与外在的事物对抗,心里想「这个好丑」或「这个好美」。我们只是停留在表面。我们以为黑牛或白牛就是束缚的原因。

事实上,束缚是我们对于感受所产生的贪爱与憎恶。一个酗酒者以为他是成瘾于酒精。其实他是成瘾于他喝酒 时的感受。

当我们开始客观地观察感受时,我们就开始消除无明。我们了解了感受的无常本质,对于感受就会产生慧。

这是自然的律法。缘起法就是现象自然规律的律法。不管有没有佛陀,缘起法是永恒的。

佛陀说: 「我从我的自身之内体验了自然的律法,缘起的律法;在我体验与瞭悟了这个律法之后, 我要开始向其它人宣扬它、教导它、说明它、建立它。只有当我自己亲身洞见了它,我才能宣扬它。」

这就是这位超级科学家的大胆宣言。就像是不管有没有牛顿,地心引力的法则永远存在。牛顿发现了这个法则,对全世界加以说明。同样的,不管有没有伽利略,地球绕太阳运行的 事实也是存在的。

感受是非常重要的关键,让我们可以采取相反的两种途径。如果我们继续对愉悦或不愉 悦的感受盲目地起反应,我们就会增加我们的痛苦。如果我们学习对愉悦或不愉悦的感受保 持平等心,我们就开始改变最深层的习性模式,开始从痛苦中解脱出来。

感受就是问题的根源。只要我们忽略了根源,这棵毒树还是会再次成长,就算是砍断了树干也不行。佛陀说: 「就像树的树根仍然健在,虽然砍倒了这棵树,它还是会发芽只要潜在的贪爱没有根除, 痛苦就会一再发芽生长。」

这位超级科学家发现,要彻底从心中的杂乱得到解脱,我们就必须处理心的根源。

每一 个人都必须斩断渴望的根。当整个树林都枯萎时,每一棵树必须获得滋养,除去根部的疾病, 然后浇水,这样,整个树林才会再次欣欣向荣。

同样的,如果要改善社会,每一个人都必须改善自己才行。要社会更加祥和,每个人都必须变得祥和。

个人才是关键。

—-

2016-05-24补记,看了另外一篇文章,对贪嗔痴有一个更简洁的定义:
企图制造某件事是贪(lobha),
拒绝正在发生的事是嗔(dosa),
不清楚某件事正在发生或停止发生是痴(moha)。
只有当观照的心没有贪、 嗔、 或烦恼/焦虑(soka)时,
宁静(直观)的心才会升起。

下面是原文:
—-
正确的态度是禅修时最重要的一件事:

  当你修行时:不要过于努力专注,

  不要去控制,

  不要企图制造任何事物,

  不要强迫或限制自己。

  但也不要拒绝当下正在发生的事。

  然而,当事情发生或停止发生时,不要忘记它们,

  要对它们保持觉知。

  企图制造某件事是贪(lobha),

  拒绝正在发生的事是嗔(dosa),

  不清楚某件事正在发生或停止发生是痴(moha)。

  只有当观照的心没有贪、 嗔、 或烦恼/焦虑(soka)时,

  宁静(直观)的心才会升起。

  你必须反复检查自己修行时的态度。

  你必须同时接纳并观察好与坏的经验。

  你只想要好的经验,你连最微小的不愉悦经验都不想要,这是否公平?

  这是正法之道吗?

  不要有任何期望,

  不要渴求任何事物,

  不要焦躁不安,

  因为,如果你的心中有这些态度时,

  你将很难修行。

  你修行时为何这么努力的专注?

  你是否想获得什么东西?

  你是否期望什么事情发生?

  还是期望什么事停止发生?

  很可能你存着这其中一种的心态。

  如果你的心逐渐感到疲倦,

  你的修练方式一定有些错误。

  当你内心紧绷时, 你不能修练。

  如果你的身和心渐渐感到疲倦,

  这是你应该检查自己修行方式的时候了。

  修行是以觉知和领悟(或理解)的心来

  等待和观察,

  不是思惟,

  不是回想,

  不是批判。

  不要抱着想要得到某物

  或希望某事发生的心态来修行。

  这唯一的效果是将使你自己疲累。

  修行时,你的心应该是轻松与平静的。

  你的身和心都应该感到舒适。

  一颗轻松自在的心,使你得到良好的修行。

  你拥有正确的态度吗?

  修行就是:

  不论发生任何事,好事或坏事,

  接受它,放轻松, 并且观察它。

  你的心正在做什么?

  思惟?还是保持觉知?

  你的心现在何处?

  在你自身里面?还是外面?

  这颗观看/观察的心

  是否有正确的觉知?

  还是只有肤浅的觉知?

  你并非试着将事情转变为,

  自己期望的状态;

  你是尝试去了解当下发生的实相。

  不要被自己的意念烦扰,

  你修练的并不是要停止思惟,

  你修练的是:

  每当意念生起时,你要觉察并且接纳它。

  你不应该排斥观照的对象(正在发生或正被觉知的

  现象/事物),

  你应该知道并觉察因所缘境而生起的杂念,

  如此这般地消除它们(烦恼)。

  只有当你有信念/信心(Saddha)时,精进(Viriya)才会生起。

  只有当你有精进时, 正念(Sati)才会持续不断。

  只有当正念能持续不断时,定(Samadhi)才会成就。

  只有当定成就时,你才会了解到事物的实相。

  当你开始了解事物的实相时,你的信心会因此而更加增强。

  只要将注意力放在当下,

  不要追忆过去!

  不要计划未来!

  观照的对象并不重要,

  在幕后运作的那个心--从事于觉知,也就是说,

  那个观察的心--是比较重要的。

  如果你抱着正确的态度来观察,你所观照的对象就是正确的对象。
—-

2016-03-03-工业规模与人口-读后感

2016-03-03-工业规模与人口-读后感

好文章,以前我认为计划生育错误主要是四个原因: 一,不人道,生孩子跟吃饭喝水拉屎一样是人的基本权力,任何组织和个人都无权干涉; 二,人口老龄化会影响整个社会经济的发展,看看日本就知道了; 三,人口是资源而不是负担,除了智障和残疾人,绝大部分人对社会的贡献都大于或等于社会给他的回报; 四,在现代社会想让人口增加比想让人口减少困难得多,现在日本,俄罗斯,欧盟,新加坡,韩国等发达国家都面临鼓励生育的难题,因为现代社会娱乐设施更多,社会福利增强,避孕技术的进步,人们的生育意愿都在下降。现在这篇文章又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人口规模会影响到工业水平。

以下是原文:
—-
欧洲已死,死在第四次工业革命前夕
2016-03-03NE0罗辑思维

达沃斯论坛又开了,议题是“掌控第四次工业革命”,但在我看来,此议题选在欧洲开真是一种莫大的讽刺。如果说有哪个地方是绝逼不可能引领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我绝对先投欧洲一票。

当前全世界第一大工业国是哪个?是美国吗?是德国吗?是日本吗?是俄罗斯吗?不,不用到处找了,答案是你脚下站着的这个国家,中国。

我知道,国内很多人对欧洲,或者说德国制造崇拜得五体投地,一会儿说百年传承,一会儿说精密无比。我也承认,在目前某些领域,那些经过长时间积累的欧洲产品确实比我们的要好用不少。但如果只看到这些,那么,我只能说,那些盲目崇拜的国人连工业化最本质的东西都没搞懂。

工业化是什么?本质上,工业化是用机器造机器,那问题来了,那些制造机器的机器,是谁来设计的?又是谁来建造的?甚至最终是谁来操作的?

1
大历史的尺度

当你以一个更大的时间尺度,十年,二十年,甚至五十年的时间去看待整个工业化时代,你就会明白,决定一个工业化社会未来的最终还是人,是工业化人口。

不管是在美苏,还是德日,或者任何的工业社会里,工业人口数量不仅直接决定了工业经济的规模,也决定了工业体系的复杂程度,或者说先进程度。

因为现代工业的发展趋势是分工越来越细,产品越来越复杂,基本配件越来越多。要保证工业的正常运转,把工艺锁在图书馆里,指望用到的时候再去查是不行的。就算查到了还有个熟能生巧的问题,更不可能有进步——没有人能基于不懂的知识进行二次开发。

所以在工业的核心部分里,平均每个基本配件要至少对应一个专职人员来储备并改进生产工艺。

随着工业化的发展,核心产业所占用的工业人口和工业技术的复杂性,以及基本配件数量在同比例增长。但是核心产业并不能自己构成一个完整的社会,还需要消费品工业、建筑业、交通运输、商业、服务业、行政、军事、社会保障等第三产业,以及采矿、农业等初级产业部门的劳动力来配合。这些人配齐了,整个工业体系才能顺畅地运转,同时每个社会成员才能拥有相对轻松而丰富的生活。

再加上这些劳动力抚养的子女和老人,大致可以估算出一个独立工业体系所需的人口大约是基本配件数量的10倍,最少也不能少于5倍。

19世纪中后期,工业体系只有蒸汽机这一种动力,当时最复杂的工业品无非是铁甲舰,一条铁甲舰有几十万种零部件,所以当时的一个工业国需要近百万人来满足核心产业,最小的工业国比利时也有 400 万人口。

20世纪初第二次工业革命后增加了电器和化工两个大门类,工业体系的基本零部件种类也随之翻了几倍,已经要近千万核心产业劳动力才能维持工业体系完整了。此时列强中已经不再包括比利时之流,人口最少的法国是 4000 万人,而且法国的工业体系也不完备,被 6000 多万人的德国打上门来,就必须在英美的支持下打第一次世界大战。

到“二战”期间,基本部件增加到几百万种,对应的是 6500 万人的德国可以发动战争,法国则在开战后一个月出局。但德国也必须放弃研制生产诸如战略轰炸机、航空母舰和原子弹这样的超级武器,人口规模差不多的日本能造航母却造不出像样的坦克。海上地面两边都行的只有人口上亿的美国一家。苏联在海军技术上缺乏储备,不过造坦克、大炮、火箭炮总能压德国一头。

等到世界进入核时代,一套完整工业体系需要由上千万种工业基本配件构成,这决定了只有人口上亿的工业国,也就是美苏才有资格成为世界一极,其他工业国只能做附庸。这段时间尽管英法同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拥有战略核武器,但也只能面对江河日下的命运。

到了冷战中后期,工业配件数量进一步增加到 3000 万种以上,美苏各 2 亿左右的人口被各种工业部门完全占满,很难再往更复杂的工业社会发展了。但是美苏双方都绝不甘心维持这种两极世界的局面,都希望继续扩大工业力量,研制更多的新式武器,拉长产业链,继续提高自己的工业复杂程度,在技术上压倒对方,即把更多的工业人口纳入自己的冷战对抗体系。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把民用产业向国外转移,同时用金融手段继续占有这些工厂的产品,养活本土人口,集中力量和苏联搞军备竞赛。这相当于在不引进移民、不增加农业和社会福利压力的前提下,增加了本国工业人口。

通过这种方式,日本、德国还有20世纪80年代的中国都为美国贡献了冷战所需的工业劳动力,增加了美国一方的工业复杂度,促进了美国的高技术升级。

而苏联一方的人口只有自己的 2 亿多加上东欧几千万,要和美国控制下的全球体系竞争,只能延续二战前那种更适合于进行战备的科技产业体系,通过自上而下的方式在应用技术方面获得高效率,从而使自己的工业体系丧失了自我升级的能力。

另一方面,人口缺乏也使苏联不得不把有限的人口都集中到军事工业和重工业上,到苏联解体的时候,苏联总人口只有 2.8 亿,却有 7000 万产业工人,平均 4 个苏联人就有1个产业工人,其中绝大多数都在军事和重工业部门。这直接导致了苏联民用工业的长期萎缩,最终崩溃。

2
江河日下的帝国们

从上面的角度来看,欧洲最终走向一体化进程不是因为欧盟想,而是如果不统合欧洲这二十几个国家的工业人口和制造能力形成一个数亿人口规模的实体,欧洲根本撑不下去。

但按照目前欧盟的出生率和人口规模,第三次工业革命,也就是它的极限了,第四次工业革命对整个产业链条复杂程度的要求和产业工人数目的要求,都是欧盟承担不起的。

不信?看代表一个国家高端工业体系的战斗机。

目前能够达到第四代战斗机标准的只有两个国家,中国,美国。俄国那个由Su27拍扁而成的 T50 不算。欧洲呢,根本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独立承担得起第四代战斗机的研发,三代半的台风战机,是整个欧洲的力量加起来所能达到的顶峰了,第四代战斗机 F-35,只能是联合美国一起开发。但是即使是欧美联合上一堆傀儡国家例如日韩,整个开发过程都已疲态尽显。

F-35 的开发过程遇到一大堆问题,其中一个非常大的障碍是飞控软件的设计,现代飞机几乎就是一个飞行电脑,几乎一切功能都要通过计算机软硬件完成。

“摩尔定律”不单只对硬件适用,对软件技术发展一样适用,因为芯片的容量差不多每 18~24 个月会增加一倍,带来的运算能力也会支持软件的大小跟着增加一倍。2002年服役的 F-22 的机载计算机软件包括 400 万行源代码,眼下刚刚投入试生产的F-35的软件则有 1900 万行。

软件是人写出来的,当初编写 F-22 的软件时美国人还使用了专门军用的 Ada 高级语言,可是源代码翻了几倍之后,就再也凑不出那么多懂 Ada 的程序员了,只好改为民用的 C 语言,不过连 C 语言的军方程序员都凑不出那么多,战斗机的软件又不能随便外包出去,F-35 的软件开发进度只好一拖再拖,成本也随着人吃马喂节节攀升。

当初美国人提出研发这种轻型四代战机是因为 F-22 价格过于昂贵,需要一种廉价飞机弥补其数量不足。在当时的计划中,这种战机的各项性能差不多相当于 F-22 的一半,造价只有其 1/3 。不过到现在,F-35 还没正式大批量生产,造价就已经快超过了 F-22 。

集美欧之力,造一款第四代战机尚且举步维艰,你还觉得欧盟能独力引发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几率有多大?

工业革命是一个由量变积累到质变的过程。每次工业革命之后,新的技术手段会让制造精度大幅度提高。一旦机器的精度提高,接下来带来的变化就是可以制造更复杂产品的机器。而越是复杂的产品,包含的零件也就越多,这些零件都需要有人制造出来,所以一个工业体系有多少种零件基本上就需要多少工人、技术人员掌握制造工艺。

说到底,一个国家要维持工业体系持续升级,必须要有足够的工业人口。每当一种更复杂的机器出现,只有招募到足够的工人和技术人员,产业升级才能进行下去。在一次又一次产业升级中只有人口足够多的国家才能甩掉所有对手。

反之,如果产业链已经拉长到把人口基数用光了,那就只能拆旧的补新的。每个国家都会把用来保命的军事工业留在手里,拆出去的工业首先是能赚钱、能滚动发展的民用工业,等民用工业拆得差不多了,机床、工业设备制造行业也会追着民用工业这个大客户而去,只留下军事工业。

虽然军事工业往往代表着一个国家最高的技术水平,但军工造出的枪炮都不能再用来造别的机器,一旦本国没有了民用工业,军事工业也不能把军用先进技术转移到其他产业。再也没办法实现用机器造机器,用老式机器造更先进的机器这种工业化循环。只要别人的工业化循环一运转起来,积累出新一代技术,那些昔日的帝国很快就什么也不是了。

在可预见的将来的将来,整个欧洲会像一个多米诺骨牌阵,一个又一个国家倒下,从希腊,意大利,西班牙,爱尔兰这些猪国(PIIGS),再到英法,最后是德国。如果说有什么是人力不可抗拒的客观历史规律,这就是。

3
后 记

如果很快有第四次工业革命,那么我个人猜想很有可能会是以核聚变、人工智能、量子计算这三大标志性事物宣告一个时代的来临。

而其中最基础的一定是对于能源来源方式的革命。在聚变能这个领域,目前能够确定拥有集反场箍缩磁约束、超导托卡马克、非超导托卡马克这三种装置的国家,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国。另一个,可能是美国。

至于欧洲,欧洲建造的巨型强子对撞机里面的核心部件,你猜是 made in 哪个国家?

本文由作者 NE0 授权罗辑思维发布,选自微信公众号“港股那些事”。

这篇文章的视角,既正大,又新奇。
1.分工产生效能。这是经济学大厦的第一块基石。
2.互联网给我们看到了很多“逆分工”的假象,但最终的结局一定是更细密的人类分工。
3.国家的竞争力,不是有多少人口,而是有多少参与到分工协作中的人口。
4.国家的竞争力,不仅取决于本国有多少人口,而且取决于能把多少国际人口卷入到自己的分工体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