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9-09-关于死亡

我在微信读书上读完了林欣浩写的《佛祖都说了些什么》。这是很棒的一本书,我看了两遍,写了很多读后感。作为一个佛教徒,这本书让我了解很多我不知道的东西,也让重新思考了一些自以为已经知道的东西。即使你不是佛教徒,我也推荐你看一下这本书,不仅可以增加对佛教的了解作为谈资,而且可以让你思考问题多一个角度。下面一段是我对最后一段话的理解和想法。
这是这本书的最后一段话,说实话,我不太理解也不太相信这段话。可能我从来没有这么深入的了解音乐,我不太相信音乐有这样的力量。
借此我也说说我对死亡的理解,我觉得我们每时每刻都在死亡,只不过形态不同而已。不管我们有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我们每时每刻都在走向死亡的终点。如果你能够全然的关注理解当下这一刻,那么你就能理解死亡其实没什么可怕的。举个例子,你可以把死亡理解成永恒的睡眠,睡觉每个人都知道,相信没有人害怕睡觉。
那为什么你会害怕死亡呢?因为死亡会带走你所有的一切,你害怕的其实是失去一切。解决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先舍去一切,这个一切包括你的身体,你的思想,你的亲人,你的财产,你的朋友,一切的一切。我不是叫你去自杀,而是说叫你从心里面舍去。具体怎么做呢?
首先你要时刻意识到其实你的一切都在不同程度的离你而去。你的身体在衰老,你的思想在变化,你的亲人正在慢慢的走向死亡或者慢慢长大,你的财产其实本质上跟你没什么关系,一旦你死了或者无法支配了,它就不是你的了,你的朋友也在死亡或者慢慢疏远,总之,你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其次,你可以有意识练习和尝试思想和行动上舍去一些东西。思想上,你可以思考,如果我眼睛失明了,如果我耳朵失聪了,如果我的手或脚不能动了,或者我遇上车祸,全身都不能动了,我怎么生活? 同时,你可以思考,如果我的亲人发生了意外,我要怎么面对? 你还可以思考,如果我的财产全部被没收了,被火烧了,被水冲走了或者被抢走了,我要怎么面对? 同样,你可以思考,如果我最好的朋友跟我反目成仇或者离我而去或者意外身故,我要怎么面对? 在行动上,你可以尝试蒙住眼睛,或者堵住耳朵,或者堵住嘴巴,或者捆住手脚生活一个小时或者一天。你可以尝试离开你的亲人和朋友,切掉和他们的联系,去一个陌生的地方生活一周或者一个月。你还可以尝试身无分文的去一个地方生活一天或者一周,同时你可以尝试舍弃一些你用不上的东西,或者定期捐款给慈善机构,或者更简单的请一个朋友或者陌生人吃饭。
我相信经过这些思想和行动上的练习,你一定可以减轻对你所有一切的执着,慢慢的从内心里舍弃你所有的一切。当你从内心里舍弃一切之后,你可以更好的去珍惜他们。你意识到所有的一切都会离你而去,你会更好的把握当下的一切,同时能够坦然接受它的离去。一旦你能接受一切的离去,那么接受死亡只是一件很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以下是原文:

死最令人害怕的地方在于,它是未知的。
我们不知道自己在死后的那一瞬会进入什么样的世界,还是说会进入彻底的虚无?虚无是很恐怖,但起码死了后什么都不知道了,眼一闭、心一横,就过来了。可是还有很多宗教吓唬我们,说我们会因为生活中的一些细小行为,导致自己会在死后,在非常恐怖的地狱里受上极大极长的痛苦。就像佛教对地狱的描述那样,又是铜条穿胸、又是钢水灌肺的,太恐怖了。
万一真有地狱在等待着我们,那该怎么办?
能皈依宗教当然很好,但要是我不信宗教呢,怎么办?虽然信教了,但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从地狱恐怖的惩罚中幸免,怎么办?又万一辛苦修行一场,死后一看,我的天这竟然是另一个宗教的地狱,怎么办?
我告诉你一件能稍稍安慰你的事。
即便在最残酷的地狱里,有两件事是可以存在的:
美和爱。
前面说过,佛教应该认为众生拥有自由意志。地狱的受苦者也属于众生,所以也拥有自由意志。
有自由意志就意味着有感情,就意味着有审美和爱的能力。
而美和爱可以不需要外物而存在——我们可以把美好的事物和对美好事物的感情保存在脑海中。最简单的,我们可以在自己的脑海中演奏最美好的音乐,去思念最爱的人。
综上可证,无论地狱多么残酷,我相信地狱里一定会有音乐,一定会有美和爱。
也许地狱里有非常严酷的狱卒,禁止一切美好的事物,禁止鬼和鬼之间的微笑,禁止鬼用残破不缺的嘴哼出旋律,禁止鬼在牢房上敲打出节奏,禁止鬼在受苦的嚎叫中夹上一句调侃地狱讽刺天堂的笑话。是有这种可能,它们甚至可以消除你的记忆,强迫你忘记莫扎特和贝多芬的旋律,强迫你忘记最爱的人——算你们狠!但只要地狱众生能保留自由意志和感情(否则惩罚和恐吓又有什么意义呢?),那么,你们就永远禁止不了思考,永远阻止不了众生在自己的心里吟唱节拍,阻止不了幽默感,阻止不了受苦的大众在这悲惨世界中找到值得深爱的并为之付出炽热的感情。
如果你想让我受苦,你就无法阻止我去爱。
这就是我们可以把握的小小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