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哲学

2016-07-01-评胡适的社会不朽论

最近看完了胡适先生的《人生有何意义》,写了一些感想,这是其中一段:
感觉胡适先生的社会不朽论还是落了下乘,相比之下,佛教的观点更通透,就是没什么是不朽的。根据天文学和物理学,再过几十亿年我们的太阳里面的聚变材料消耗殆尽会变成红矮星,地球会被膨胀的太阳吞噬掉,而宇宙现在一刻不停地在膨胀,一两百亿年之后可能变成一片死寂或者开始收缩坍塌,一切空间和物质都会毁灭。宇宙尚且有可能毁灭,何况其它。追求不朽是一种病,得治。治的方法就是老老实实承认并且接受诸行无常(一切事物都是在不断变化的,不可能不朽),诸法无我(一切事物都是由其他事物集合变化的结果,没有一个永恒不变的本质是”本我”),涅槃寂静(明明白白的知道自己在哪里,在做什么,只做好当下的事,不悲过去,不贪未来。)
下面是胡适先生原文。
——
我这“社会的不朽论”的大旨是:
我这个“小我”不是独立存在的,是和无量数我有直接或间接的交互关系的;是和社会的全体和世界的全体都有互为影响的关系的;是和社会世界的过去和未来都有因果关系的。种种从前的因,种种现在无数“小我”和无数他种势力所造成的因,都成了我这个“小我”的一部分。我这个“小我”,加上了种种从前的因,又加上了种种现在的因,传递下去,又要造成无数将来的“小我”。这种种过去的“小我”、种种现在的“小我”、种种将来无穷的“小我”,一代传一代,一点加一滴;一线相传,连绵不断;一水奔流,滔滔不绝——这便是一个“大我”。“小我”是会消灭的,“大我”是永远不灭的。“小我”是有死的,“大我”是永远不死、永远不朽的。“小我”虽然会死,但是每一个“小我”的一切作为,一切功德罪恶,一切语言行事,无论大小、无论是非、无论善恶,一一都永远留存在那个“大我”之中。那个“大我”,便是古往今来一切“小我”的纪功碑、彰善祠、罪状判决书、孝子慈孙百世不能改的恶谧法。这个“大我”是永远不朽的,故一切“小我”的事业、人格、一举一动、一言一笑、一个念头、一场功劳、一桩罪过,也都永远不朽。这便是社会的不朽、“大我”的不朽。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