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经济

2019-05-31-政府补贴问题

刚才看了公众号奥派经济学的文章,忘掉京东方,里面反对京东方补贴,还是奥派经济学一贯的主张,补贴就是扭曲了市场,赚不到钱的企业通过政治手段拿钱,全社会因此蒙受了看不见的损失。

我一贯支持奥派经济学的观点,但是在这个问题上我有点不同看法。

物理上有一个阈值的概念,没有达到阈值反应就不能发生。

就像曼哈顿工程一样,如果不是美国政府投入,可能人类就没有原子弹这种武器了。

相同的道理,像芯片这种需要很高投入才能得到的技术,如果没有政府的这种没有效率的投资,可能我们就得不到这种技术了。

其实中国的芯片技术军用是有的,因为军队用所以不计成本。

政府的投入可以解决从无到有的问题,而市场能解决生产效率的问题。

张老师也说了市场造不出核弹,因为核弹没用。

但是美国人造出了核弹,我们必须造出核弹。

就像芯片,理论上市场可以提供芯片,我们自己没必要补贴投资研发芯片,但是一旦像现在这种情况发生我们就很被动了。

市场唯一做不到的就是维持市场本身的存在,总会有暴力试图破坏市场,所以一个国家必须有一个终极暴力来维持市场的持续存在。

问题是这个终极暴力为了本身的利益可能用种种管制,调控,补贴,准入制度来破坏市场。

这个问题是无解的。…

分类
哲学

2019-05-30-胡思乱想

听到儿子喊爸爸,我回头看了儿子一眼,儿子笑嘻嘻的说,“长大以后我要在我的世界里面做一个东西。”我下意识地回答,“什么东西?”

儿子开始滔滔不绝地描述他想要做的那个东西,我却开始走神了。我恍恍惚惚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我的儿子已经这么大啦?这会不会是一场梦,我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还在大学宿舍里面?

我从儿子身上看到了过去和将来,看到了一个小宝宝和一个老人,看到了自己,看到了整个宇宙。整个宇宙所有的一切都能和我儿子联系到一起,因为所有的一切都源自140亿年前的那次爆炸。

宇宙间所有一切的物质和现象,本质上都是能量弦的振动。普朗克长度量级的能量弦不同的方式和频率组合成了基本粒子,基本粒子组成原子,原子组成了大千世界。所以归根到底我们是能量聚合体,世间的一切现象也只是能量的聚合与消散。

想到这里,我突然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我和儿子和整个宇宙都是一体的,本质上只是能量而已。

这个时候儿子又问我,“我说这个东西怎么样,厉害吧?”我连忙看向儿子,“厉害,那是宇宙中最厉害的。”…

分类
想法

2019-05-28-说线做泪

今天中午老大让我给网页服务器装一个地理位置的插件,原本以为半个小时就能搞定,结果我花了整整一个下午五个多小时才搞定。

搞定之后,我把所有的步骤都很详细的写在报告里面。

写完报告之后,我就很感慨,我算是理解了什么叫做说线做泪。

如果我事先就有我最后写的那分报告,整个安装时间十五分钟就能搞定。

写那个报告之前的十分钟,我还在怀疑能不能搞定,因为已经搞了好几个小时,踩了无数的坑,我都搞得有点怀疑人生了。

简单来说网页服务器的版本,插件的版本,操作系统依赖关系,手动编译网页服务器用的参数,网页服务器的配置有一个不对最后就没有办法安装成功。

其中最后一步的坑最大,我把插件放在网页服务器的默认插件目录,然后在配置文件里面写上加载xx插件,结果死活打不开,google搜索也没有任何线索,我想起以前有一次另外一个完全不相关的软件打不开的情况,我用类似的方法处理,居然搞定了。

想想这件事,我觉得跟人生里面要做的大部分事情都很像,做的时候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你甚至不知道最后目标能不能达到。

就像竖鸡蛋的例子一样,哥白尼没说出来之前,谁都不知道怎么不依靠任何东西把鸡蛋竖起来,哥白尼说出答案之后这个问题就不值一文了。

这件事情对我有什么启发呢?

我想第一点就是,不要把任何一件事情看的很简单,可能一句“根据提示安装依赖关系”,你就要忙活好几个小时。

第二点就是不要轻易放弃,假如我在最后安装成功之前,不做最后一次尝试,那可能结果就是那个插件安装不成功。…

分类
想法

2019-05-27-关于余秋雨的看法

看了鬼脚七写的谈谈中国文化 的文章,看着我一直觉得很别扭,总感觉不像是七哥写的,看到文章末尾才知道这是鬼脚七看余秋雨的中国文化课程写的。

这下我知道为什么别扭了。

以前里面大学的时候我就看过余秋雨的文化苦旅,就感觉很装很别扭,后来看了一本书,叫做石破天惊逗秋雨,里面写的就是余秋雨的书里面的种种常识性的错误。

本来犯错也没什么,但是余秋雨的那个时候的回应就很令人恶心,种种狡辩说自己没犯错。

然后我对余秋雨的印象就差了很多,感觉就是那种最传统的酸腐文人,而且还是那种卑鄙小人。

我的印象里面文化苦旅里面的都是一些煽情的文字,没有什么内容,全是一些感情的描写,华丽的辞藻堆上去。

如果说人类文字有的是有用的,有的是没有用的,那么文化苦旅这种文字就是最没有用的。

今天看七哥写的那个余秋雨的课程内容也是给我这种感觉,看着就觉得空洞没有内涵。


写完上面的文字,我安静了一会儿,回头把上面的文字又看了一遍,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

如果余秋雨的文字没有用,那我这篇文字又有什么用呢?

我在上面对余秋雨的指责全部可以用到自己的这篇文章上面。

而且我怎么知道我对余秋雨的那些感觉是不是一种偏见呢?

可能因为我的思维里面无法容忍错误,更无法容忍拒绝承认错误,尤其是像余秋雨这种号称文化大师的名人,所以看了石破天惊逗秋雨之后,我一下子把余秋雨贬到很低的印象里面。

在我的印象里面,中国文化大师应该是一个君子,所谓君子坦荡荡,错了就是错了,麻利地认错改正才是君子所为。

因为余秋雨的行为与我对君子的预期不符合,所以我就把他贬低成一个小人,我这样的行为是不是君子所为呢?

还有一点,我对余秋雨的印象是十年前的,我怎么知道这十年里面他有没有改正过来呢?

我没有看他最新的中国文化的课程,说不定他在那个课程里面已经改正了以前的错误呢?

所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幸好我写的这篇文章梳理自己的想法,否则的话,我对余秋雨的偏见还会一直持续下去。

就像鬼脚七说的,写作真是一种修行。…

分类
逻辑

2019-05-24-先后关系与因果关系

刚才看了一篇关于走路太多是否会影响膝关节的文章,里面的结论是走路与膝关节损伤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

文章结尾有一段话,我觉得很要命。

上面说膝关节炎是很常见的病,走不走路都可能得膝关节炎。

我猜想认为走路太多会损伤膝盖这种说法就是这么来的,有些人走路锻炼一段时间之后发现得了膝关节炎,然后就说自己因为走路太多,然后得了膝关节炎。

他们不知道先后发生的两件事情不一定是因果关系,可能两件事完全没有关系。

就像古代求雨,那些老百姓献上牲口去庙里面请人做法然后天就下雨了。

他们以为因为献祭,所以下雨。

其实献祭和下雨这两件事就没有因果关系,只是时间上有先后关系,说通俗一点就是凑巧。

有人会问为什么会每次都凑巧呢?

首先,他们去献祭的时间一般是雨季快来临的时候或者就是雨季,所以献祭之后下雨的概率本身就很高。

其次,举行献祭的人肯定会宣传献祭之后成功下雨的事,没有人会宣传献祭之后一直没下雨。

即使真没有下雨,那些献祭的法师或者官员也会找出种种借口,比如祭品有问题,或者献祭的老百姓触怒了上天。

总之,这些无法证实的原因全靠他们一张嘴。

还有一点,普通人对比较戏剧性的事情印象比较深刻,同时人类有遗忘痛苦的倾向。

还是以求雨来举例子,如果和尚做法第二天或者是当天就下了雨,老百姓就会觉得“哇,这个太厉害了,”几十年都不会忘记。

相反,如果献祭之后几天甚至几个月之后才下雨,甚至根本就没下雨,那么老百姓就不会有印象。

再加上在古代如果求雨失败了,那么老百姓可能会生活很惨,可能会遇上灾荒,甚至会饿死人,由于人类遗忘痛苦的倾向,人们会倾向于忘记这件事。

这样一来,人们有印象的都是那些求雨成功的案例。

多数人一生都没有理解先后关系与因果关系的差别。

下雨还是比较简单的案例,毕竟有云就有可能下雨。

我举一个更复杂的例子,我们身体本身。

比如你得感冒了,然后你吃了板蓝根,感冒就好了。

而且这板蓝根非常灵,每次感冒都是这样。

然后你就很容易得出结论,因为吃了板蓝根,所以感冒好了。

实际上你吃板蓝根跟你感冒好没有因果关系,只有先后关系。

有人会问那为什么每次都这样呢?因为感冒是一种自愈性疾病,就是它自己就会好,人体的免疫系统自己就会把病毒或者细菌干掉,跟你吃不吃板蓝根没关系,你就算是每天都喝一大杯水,你的感冒也会好。

正因为感冒的这个特点,各种千奇百怪的治感冒的偏方都很有效,吃辣椒,喝醋,蒙头盖被子出汗,按摩背心,热敷,冰敷都有不错的效果。

只要你的治疗手段不对免疫系统造成太大的伤害,这些手段最后都会生效。

因为生效的不是这些偏方,而是你的免疫系统。

因为科学尚未普及,所以大部分人根本不知道人体有免疫系统可以抵抗大部分人类已知的疾病。

就是这些自愈性疾病给了一些千奇百怪的药物和偏方操作空间,几乎所有的中药都是靠这些自愈性疾病才存活下来。

唉,科学尚未普及!…

分类
想法

2019-05-20-关于南怀瑾的看法

最近我在看南怀瑾写的金刚经说什么,没看几页就看到一些神神叨叨的东西。

虽然南怀瑾的名气很大号称国学大师,但是因为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我一直很不喜欢,感觉他在胡说八道。

现在我仔细想想,也许所谓的事实对每个人来说是不一样的,也许南怀瑾并没有故意骗人,他就是相信那些不科学的事情能够发生。

在我的思想里面不科学的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但是在他的思想里面没有这个限制。

如果从最彻底的佛学角度来讲,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我们所看到的事实也是虚妄。

从这个逻辑推演下去,科学也是虚妄。

想到这里,我想起一句话,宁执有见如须弥山,不执空见如芥子许。

这里认为科学是虚妄算不算空见呢?

佛教三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盘寂静。

这里的诸行无常,诸法无我不是一切都是虚妄的意思,而是一切事物都是无常变幻,因缘和合的产物,没有不变的本质。

如果从这个角度去理解,佛教并没有否定科学,没有否定物质的本质或者物质现象的发生规律。

继续推演下去,那么南怀瑾说的那些神神叨叨的东西就是假的,要么是未经验证,要么是以讹传讹。

当然,这不影响我继续看南怀瑾的书,多看看别人的理解没有坏处,只要仔细分别哪些有道理哪些是鬼扯就行了。…

分类
想法

2019-05-18-权责对等

刚才看到一篇文章《男女平权,纯属放屁》

里面提到一个概念,权责对等,就是有多大权利就要承担多大责任。

文章里面说的是如果男的责任是赚钱养家保护妻儿,那么他的权利就是在家里面得到尊重;对应的如果女的责任是在家里面相夫教子,那么她的权利就是不用为家庭生计担心,不用担心外人的侵犯。

当然,这种传统的男主外女主内的社会模型到现代社会已经有点不成立了。

因为现在生活压力太大,女性也不得不出来工作养家糊口,甚至有不少女性比男的赚的还多。

这样一来,很多女性是不愿意结婚的,何必要嫁一个老爷回来养着呢?

关于权责对等,我还有更多的想法。

权责对等用在一个人身上就是要对自己的事情负责,自己做的事情要自己承担责任,不能甩锅。

权责对等用在家庭上面,就是上面说的不可能让一个人既主外又主内,如果两个人都要赚钱养家的话,那家里的事情也应该两个人分担。

权责对等用在国家上面,那就是一个大话题了,简而言之,统治阶级收多少钱就应该办多少事,像天朝这样光收钱不办事儿,赋税全球第二高,福利恨不得跟非洲国家看齐,只能怪我们草民没办法反抗。

从草民的角度来看最有利的权责对等模型就是统治阶级尽可能的小,管的事儿尽可能的少,除了国防外交和公安这三个必备的部门,以及维持三个部门运转所需要的民政部和财政部以外,其他的部门都没有必要存在。

可惜这个世界不会对草民这么友好,任何一个统治阶级都不会甘心只是维持手上的权利,他们一定会想办法扩大手中的权利把手伸得更长,干涉草民生活的方方面面就是他们扩大权利的方法。

糟糕的是,大部分草民都意识不到统治阶级伸长爪子的坏处,他们只看到统治阶级提供了更多的福利,他们没有想过他们要付出的代价。

他们误以为有免费的早餐,误以为不需要承担代价。

所以权责对等真是一个好概念,值得普及!…

分类
想法

2019-05-17-古不如今

我今天凌晨才到家,在路上的时间有将近八个小时,早上7.30家里出发坐715公交车转13号线转10号线去虹桥火车站赶9.40去杭州东的D3107动车,11.25到杭州东,然后1号线到西兴站转一个摩的,12.20到了东忠科技园;回来的路上,21.00从鑫耀假日酒店打的21.20到杭州东站,打的路上订了22.00开往虹桥的G2366高铁,进站之后发现G2366晚点一个小时,乘务员让我上了21.40出发的D2288,22.35到了虹桥火车站,然后赶上了最晚一班22.48分开的地铁2号线,到龙阳路转23.43分的798公交车回到家。

到家之后我的第一个感受是累,第二个想法是这真是一个奇迹,一个现代社会才可能发生的奇迹,一个普通人一天之内来回800里(412公里),早上从上海出发去杭州工作,晚上再回上海睡觉。

公交,地铁,高铁,滴滴每一项都是一个复杂的系统,无数人的协作才能使这些复杂系统高效又低成本的运行。

如果是在古代,一天赶800里路,只能骑上传说中的千里马,或者驿站不停地换马,跑完800里路,半条命都没了; 即使是现代,大多数国家都没有高铁,如果要来回800里,只能自己开车,即使全程高速也要开四个多小时。

如果我把今天一天的经历告诉一个古人,他一定认为这是天方夜谭,公交车,地铁,高铁和滴滴背后的科技对他来说都是不可能理解的。

古代不如现代的地方不仅仅限于交通方面,我们日常的衣食住行,娱乐,学习所有方面都完爆古人。

我能想到古人生活优于我们的地方就是古代环境污染比较少,可是对于大多数古人来说,能吃饱饭就不错了,那有什么心情去欣赏美景,而且虽然古人没有重工业的污染,但是古人的卫生条件并不好,没有下水系统,没有卫生知识,没有靠谱的医学知识,这些导致古代平均寿命只有30多岁。

汉族作为一个农耕民族,有很重的崇古思想,因为在传统的农耕社会里面,自然环境没有什么变化,老人的经验就显得很宝贵,年轻人就倾向于认为以前的经验就是对的,加上老人普遍比较怀旧,总认为过去比较好,这样整个社会都认为古代比较好,推理下去就认为三代是黄金时代,后面越来越不如前面。

这种崇古思想在古代没有什么问题,甚至可能有好处,至少对皇权是一种制约。

但是到了现代社会,一个人如果还抱有崇古思想,那只能说是愚昧了。

现代社会是从古代社会进化而来的,我们运用科学技术来改造社会的方方面面,因此几乎没有什么方面是不如古代的。

我在文章第一段里面列了那么多准确的时间不是因为我的记性好,而是因为这些时间都可以在支付宝里面看到。

至于未来,我相信会比今天更好。

随着物联网技术的发展,在未来,我们所有人的方方面面的数据都会连接到一个系统上面,然后我们所有人的生活就像一个超级巨型的虚拟生活游戏系统,只不过我们的衣食住行的真实需求都可以由这个系统来解决和满足,相比之下,国家(如果还存在的话)可能会成为一个无足轻重的角色。

不过仔细想想,这样一个社会可能会很可怕。

因为如果那个系统作恶,个人是完全无力反抗的。

但是对于个人而言,将来每个人的生活水平的方方面面肯定会超过现在的人。…

分类
经济

2019-05-14-关于贸易战

看到新闻,美国5月10号把20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关税从10%上调到25%。

这就是所谓的贸易战。

其实仔细思考一下,贸易战这个词本来就说不通,贸易肯定是和平的,就是相互都得到好处的或者叫双赢,而战争就是暴力的,一方赢一方输,或者更糟的结果两败俱伤。

所以贸易战听上去就像和平的战争一样可笑。

再看看贸易战的举措就更搞笑了,这个所谓的战争居然是对自己的国民征税。

就像两群流氓 说要打架,结果打的方式是流氓对着自己小弟收保护费。

现在这种贸易战的搞法只对特朗普和习近平这种的政客有好处,我们老百姓得不到什么任何好处。

美国对中国进口的货物加25%的关税就意味着美国老百姓买中国进口的货要多掏25%的钱,中国对美国进口货物加25%的关税就意味着以后我们买美国进口的货要多掏25%的钱。

真正对老百姓有好处的做法是把关税降到零,这样中国可以买到低价的美国产品,美国也可以买到低价的中国产品,老百姓生活质量都有提高。

现在这种提高关税的做法老百姓就不得不忍受短缺或者是质量差价格高的产品。

要提高本国产品的竞争力不是通过加关税而是通过给那些产品生产企业松绑,少一些管制。

这一点其实特朗普做的不错,他给美国的制造业大幅减税。

也许从特朗普的角度来讲,提高关税可以挡住中国的廉价商品从而提高本国制造业的水平。

但是从经济学角度来讲,这样相当于用所有美国人的钱来补贴美国制造业,整体而言是损失了效率。

从特朗普的角度来讲,他所要做的就是让制造业回流,提高就业,然后保住拉动自己的选票。

至于其他的美国人民的损失,不关他的事,他只要关心自己的票仓就行了。

更何况大部分美国人民可能根本意识不到加关税对自己有什么影响,或者就算知道了也没有什么办法。

甚至只要减税的力度够大,执行到位,减税给美国经济带来的正面效果可能远远大过关税给美国经济带来的负面效果,毕竟美国从中国进口的都是些技术含量不高的产品。

最终结果国内减税加上加关税的政策可能让美国经济变得更强,反过来又证明了特朗普政策是对的。

这样一来,中国就尴尬了,中国从美国进口的都是芯片一类无法替代的高科技产品,就算中国也学美国给制造业减税,中国一时半会儿也生产不出来那些芯片。

我能想到的办法是麻溜的认怂,不要再继续贸易战了,把美国进口关税都降到零,同时借机开放中国市场,引入各国资本和技术竞争,市场换技术,淘汰没有效率的国企,提高和扶持中国民营企业的技术和品牌,增强中国企业的竞争力。

当然以包子的个性和见识,这些是不可能做到的,包子的榜样是毛泽东,绝对不会认怂,至于老百姓受苦,没看到老毛饿死两千万人都不在乎么?

唉,希望天佑中华吧。…

分类
想法

2019-05-13-关于中药注射液的想法

刚才看了一篇文章,蝴蝶效应——赵家小姐牵出中药注射黑洞

https://mp.weixin.qq.com/s/TVh2sFjwRsS9AtDaeVpPYw

其中写到“步长药业老板拿了650万美金去给自己女儿上斯坦福,然后因为美国方面的调查而被牵连露陷,赵小姐已经被斯坦福大学开除,而后续影响远远没有结束。 ”

这个步长药业主打产品是中药注射液,有一点生物常识的人都知道,任何没有提纯的大分子进入血液都会引起排异反应。

像中药这种混合物注射血液里面就是直接注射毒药。

我本来怎么也想不通,这种药是怎么可能进入市场的,怎么可能有这种草菅人命的事情?

看了这篇文章,我算知道怎么回事了,首先是通过贿赂药监局原局长郑筱萸拿到中药注射液的批文,然后每天2000万的营销费用推广。

然后这每天2000万的费用是怎么分配的呢?文章里面写了,业内人士提供的一组数据应该能给我们一些参考:在中药配方颗粒的经销过程中,实际售价的50%左右可能会进入回扣环节。

通常的“利益分配”比例是:医院院长10%(市级医院的院长最多能拿到20%)、药剂科长10%、监管部门有关人员5%、医生10%-15%。

我想中药注射液到现在还没大面积出事儿,原因应该是中药注射液经过稀释,大部分是水,少部分是中药,然后注射到身体里面靠自身免疫力把药物排出来,如果是煮出来的中药直接注射到体内,保证注射一个死一个。

国家要是真对人民负责,就应该把传统中医和现代医学分开,传统中医就用传统方式望闻问切,开中药方,煎中药;现代医学就用现代方式,量体温,测血压,照x光,开现代药。

现在这种混合在一起,西医开中药,中医开西药就是有意或者无意的谋财害命。

当然也有可能国家不是不对人民负责,而是养老金不够用了,故意纵容中药,还进医保,减轻支付压力。

草民嘛,搞死一个算一个。…